首页

毛泽东一生中最后一个悼念花圈送给了谁?

时间:2020-02-29 20:25:57 作者:宋紫宸 浏览量:4675

这个时候,她流露的都是本能的情绪。

所以,掩饰不了。

也就更容易让人看出她的心虚了。

“就是她,就是她偷了我们店里的东西!”身后的人追上来。

唐宝一转头,认识就是刚才和她说话的那位店员。

店员说:“我在监控器里看得清清楚楚,就是她!”

唐宝没想到被发现了。

她揣在口袋里的手被店员一扯,里面的饰品都掉了出来。

店员对保安说:“你看,我说就是她偷的吧!”

很快有人围观上来看她这个小偷。

唐宝转身就想跑,却被保安给拦住。

“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

唐宝被扭送到了警察局。

唐宝坐在警察局的大厅内,被审讯着。

唐宝很紧张,灵动的眼珠子看来看去。

右边的座位上也有个男的在被审讯,罪行是抢东西。

翘着二郎腿,很嘚瑟,就好像他来得不是警察局,而是他家客厅。

在发现唐宝的眼神时,男人转过脸来,朝唐宝抛了哥媚眼。

“……”唐宝恶寒地收回视线。

“东西价值不高,但行为极其恶劣!”审讯她的警官坐在对面,疾言厉色地说。

“说吧,这是第几次了?”

唐宝不想说。

继续低着脑袋。

“怎么,不好说?到了这里,我希望你能说实话。”警官严厉的口吻。

“偷了应该是四次……”

“连这次五次。”

“……”警官查电脑里的档案记录,说,“怎么没有你的前科记录?”

“……前面四次都没有被抓住。”

“……”警官。“你倒是挺厉害的啊,看不出来啊?”

“偷多了就熟练了。”

“……”警官脸色都变了。

唐宝觉得自己话确实说的有些过分了,便低下了头。

“照你的意思,这次要不是抓着你了,你还要继续偷?”警官就没见过这种人。“人长得倒是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,做的事可不太好看啊!”

警官冷冷地看她一眼就去忙自己的事了,唐宝就那么坐在那里等着。

等了好长时间都没有人来询问她。

倒是等来了何绝。

唐宝愣愣地看着出现的何绝,往后看,玻璃门外的远处看到了,那辆她熟悉的车。

“走吧。”何绝说。

“就这样走了?”唐宝问。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一曲图兰朵 两代花滑情
网友反映家乡夜晚偷采砂拉沙车占据马路事故频发
生态省建设是一项长期战略任务
智能电视开机广告有违市场经济原则
开展劳动经济工作与推动健全工作制度并举
相关推荐
理发师赌光女友255万元跑路到十堰被警方抓回
《直通春晚》 20191214
全国2195个县试点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
Ministerprsident Li inspiziert Arbeit zur Prvention und Kontrolle von Epidemie am Beijinger Westbahnhof
方舱医院里为何跳《火红的萨日朗》